【一月精彩封面】金陵昔與今:有個老靈魂,所以更文青!

滿地都是故事,轉彎就是電影場景

滿地的故事、轉彎就是電影場景,南京的文青底蘊,可不是跟風、速成、炒起來的。

文青也分很多種,南京不是小清新,是大門大戶養出來的那種,底氣十足、不疾不徐。六朝文青代表,非書法大家王羲之莫屬。王羲之「東床快婿」的典故,現在看來真是個「性格文青」案例,人家太尉挑女婿,只有王羲之就是做自己,跟平時一樣,大咧咧躺床曬肚子。太尉也有慧眼,從一群假讀詩、裝談琴的「偽文青」中,挑出個真性情的硬底子文青當女婿。

真文青的溫床

其後南京歷史上的知名文人,包括寫出「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的南唐後主李煜,唐代李白也在南京《長干里》寫出「郎騎竹馬來,遶床弄青梅」、登「鳳凰台」寫下「鳳凰台上鳳凰遊,鳳去台空江自流」。而劉禹錫的詩中「舊時王謝堂前燕」飛過的《烏衣巷》,如今更是遊人如織。近代大家,詩人余光中的《鐘聲說》裡,「常春藤攀滿了北大樓,是藤呢還是浪子的離愁」,南京大學裡的青藤繞紅樓,糾纏了詩人五十年的鄉愁;作家白先勇小說《一把青》,最近改拍成電視劇,裡面小空軍耍浪漫,飛機低飛過校園跟女孩示意的場景,原型就在金陵女大。

除了歷史上文青輩出,南京更有許多如畫一般的景點,吸引現代文青頻頻朝聖。許多景點充滿故事,紫金山上被稱為「最美項鍊」的美齡宮,遠望一片黃金梧桐樹擁抱著一顆藍寶,就是相傳蔣介石愛太太,在地表上曬幸福的定情信物。春日雞鳴寺爛漫一片的櫻花雨、夏日市委大院的愛心樹梢,也成了知名的打卡聖地。

南京,因為有老靈魂,所以更文青。看十七個世紀的文青魂,如何在當代南京人的創意下激發出更多新靈感;現在文青又是如何玩南京,在美景與美食裡,玩出新故事。

烏衣巷裡「王導謝安紀念館」,記錄著王羲之一族的輝煌故事。

Facebook
馬上按讚加入Yahoo奇摩旅遊粉絲團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