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再一次的旅行,而是重新學一次如何"活"著~北北印拉達克村落生態之旅

【 作者: Tammy Tang 】


什麼是你想過的生活?

生長在小康家庭的我,從出生就在新北市"永和"這個人口密集度超高的住宅城市裡,好好讀書找個好工作,買好保險或存好退休金似乎就能快樂的生活一輩子。於是按步就班考上北一女、台大,畢業後到了會計師事務所工作,發現這不是我想要做的。轉職當祕書,晚上一邊兼職唱樂團,其中開過小餐廳失敗,賠了錢,還完負債,就過了10年;再轉學爵士樂,之後辭了白天的工作專職演唱,當時覺得能以唱爵士維持生活所需,並能常出國旅遊,就是我想要過一輩子的生活了。但這樣的日子轉眼又過了十幾年,把想學的潛水、滑雪、爬山健行都好好體驗了,亞歐美紐澳也玩了三十幾個國家,然後呢?我的心並不覺得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以前覺得繳了水電費就該有乾淨和無限的水電可用,做好垃圾分類,按下馬桶,之後的垃圾和污水處理就是政府的事。有個好媽媽我根本不用煩惱買菜和做飯。以表演為理由買了一堆衣服飾品和鞋子,到處享用美食美酒,去世界各地旅遊,總覺得那是我應得的小確幸。但當每個人出門都戴起口罩,注意每天的空污指數;發電是提供都市整夜不熄的"城市夜景及夜生活",卻看不見星空;演唱的五星飯店及餐廳裡,人人喝著瑞士進口的礦泉水;吃的食物都要檢查來源憑證才不會含毒素或過量抗生素,我有了越來越多疑感。從南半球的紐西蘭,到新疆埃及的沙漠,到喜馬拉雅山及阿爾卑斯山區,再到北歐冰島與挪威,一邊玩一邊觀察著不同國家地區的生活方式。在這其中位於印度最北邊的拉逹克地區,在高寒辛苦的天然條件下,遇到的人卻大都善良且友善旅人,讓我想更深入去了解它的生活方式和人生觀。今年4月中辭了演唱工作,決定再次前往觀察和訪談記錄。很幸運去年到拉逹克旅行時,認識了專業又體貼的當地人中文導遊Dorjay,那時他曾提到下回來歡迎去他的村子裡玩,當我告訴他想訪談村子的想法,他很歡迎,於是開始了這二十多天的村落之旅。

他的村子Domkhar Barma在印度河Indus river上游之一Domkhar river兩側,只有不到40戶人家。位於印度最北端喜馬拉雅山區的拉達克,海拔超過三千公尺又乾又冷,原本是個連草都不易生長水源依賴融雪的石頭山區,幾千年前他們的祖先將光禿秃的山地,在河谷區域開闢成梯田、設置渠道引水,並大量種樹,不僅讓他們可以定居務農自己自足,並且提供了野生動物與鳥類的棲息環境。信仰藏傳佛教的拉達克人,從小就知道死亡是必然的不會害怕或避談,祈願著所有生命萬物都能快樂的生活,農業定居後大部分人改吃素,奉行與大自然和諧相處。在這裡,人的存在就是一種美好。

他們不喜歡被當成遺世獨立的香格里拉,也想有更好物質條件的生活,和我們不同的是:"足夠"就好,而非還要"更好更多"。他們沒有停留在二十年前無馬路對外的孤島,現在家家戶戶有水有電有瓦斯且大多擁有車子,仍保持珍惜水源的習慣,建了西式浴廁卻仍使用原來的乾式廁所回歸土壤,並且重視河川潔淨,到現在都能從河裡取水生飲,只取夠用的水讓下游的生命也能一起享用。雖仍會使用到塑膠包裝的食品用品,但會重覆不斷再利用,因此很少垃圾。和我們一樣有升學和工作賺錢的壓力,許多人外移去城市,但三十歲以上很多已去外地讀書及工作的人,卻都選擇返鄉。在這裡當然不可能全部都是好人,但無論生活或農務仍是互助合作、到現在出門都不用上鎖。沒有手機訊號,很少看到人急躁或焦慮,整天喝茶也沒聽說誰失眠。這十年來因全球暖化原本雨水稀少,卻發生好幾年夏季暴雨河水暴漲,沖走了大量的樹木和田地,人們很有警覺的往高處聚集無人傷亡,災後仍是無怨地接受老天的安排一次次一起重建家園。或許是因乾淨的水土食物,沒什麼傳染病,人們的免疫力也較好,老人到七八十歲大多能自行走動煮飯不需看照。似乎這種肯定祖先以來的生活方式,是他們"心能安定"的根基。 ... 【繼續閱讀】

原文作者:Tammy Tang
經背包客棧授權轉載於 Yahoo

Facebook
馬上按讚加入Yahoo奇摩旅遊粉絲團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