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伊朗

【 作者: christineP 】

引用: 抵設拉子,展開西行波斯最期待的一程。
  從煙火人間眾生相的大巴扎、浪漫亮麗的粉紅清真寺、靈動出塵的光明王之墓,到見證古波斯帝國滅亡,伊朗末代皇朝沒落的波斯波利斯、長眠一代明君居魯士大帝的帕薩爾德,一路追尋波斯帝國盛世蹤跡,看到不一樣的伊朗。
  曾經,波斯人和猶太人這兩個中東地區的古老民族,一個強盛寬容,一個幾遭滅頂之災,並不勢成水火。善待猶太人的居魯士大帝,允許各部落迎回自己宗教的神袛,重建神廟,不把自身信仰強加於他族,善待其他文明的開明取態,由冈比西斯、大流士一世、薛西斯等各朝君王沿襲下來,中世紀波斯王朝對宗教採寬容能度。只是如今關愛不再,只餘仇恨。
  西行波斯,每天都必須找吃,好吧,也說說波斯美食……請往下看;););) 舊時的月色,從前的鎖
“從前的鎖也好看/鑰匙精美有樣子/你鎖了/人家就懂了”
行走伊朗五城,不時想起木心這首詩。穿過設拉子舊城區老街,來到古宅旅館,盯著房門那把舊式鎖,又想起木心這句:“從前的鎖也好看。”真的很好看。
在卡尚、亞茲德和設拉子,我們都住波斯傳統老宅旅舍,小巧精緻。卡尚的那所旅舍,總數不外十餘間客房,清靜。設拉子的這家,是城裏數一數二的老宅旅舍,客房雖較多,但分散在不同街巷的老宅中,我們五人三間房便散落在三條小巷,一同穿過高牆老街,然後各自鑽進小胡同裏。
藏在小巷傳統波斯老宅的格局大多一樣:高牆把房子團團圍住,防了陌生人的窺探。高牆內,中央乃波斯花園,草木扶桑,置有水池,綠波漣漪。大廳、房間圍著花園水池,既借景也消暑。
我的房間對牢花園,入夜,大雨滂沱,打得窗外草木啪啪作響。待雨停,月色沉靜,雨水順枝葉緩緩往下,滴水聲空靈,一院冷清。任憑牆外翻天覆地,老宅的舊時月色,怕且百年不變。
時光倒流的老房子旅舍,除郤舊時月色,還有一屋的舊物,全由一把從前的鎖鎖住。
在卡尚首次入住波斯老宅,瞧每件舊物都喜歡,尤愛房門那把舊式鐵鎖,最喜傳統一字鐵鑰匙插入鎖孔,“卡擦”一聲開鎖,拿著玩,幾乎忘了它是負責看守大門的鎖。
從亞茲德到設拉子,一再遇上從前的鎖,客房就由一把古舊鐵鎖把關。不鬧賊的地方,簡簡單單一把老鎖已很安全。
木心詩中寫道:“記得早先少年時/大家誠誠懇懇/說一句 是一句”每天都相遇伊朗民眾的誠懇和慢條斯理,木心的這首《從前慢》似乎專為他們而寫。
在伊朗,日色變得很慢,想來從前也一樣很慢。


藏於小巷老宅裏的旅舍。


長巷冷清,歲月靜好。


老房子老景色。

煙火人間眾生相
西行波斯,最常去的是清真寺和大巴扎,抵設拉子當晚,我們便直奔大巴扎。
大巴扎,伊斯蘭世界的煙火之地。英語“bazaar”即市集,音譯巴扎,而英語“bazaar”源自波斯語“bāzār”,意指“滿是標價地方”,追根溯源,人類最早市集源自古波斯。
YAHYA語我們,清真寺、浴室和大巴扎必三位連體。沿途所見確實如此,一直琢磨這佈局的源由。
穆斯林一言一行皆遵循《可蘭經》:“安拉是喜愛清潔的”,穆罕默德更把清潔提升到信仰層面:“清潔是信仰的一部份”,伊斯蘭教注意衛生,這影響不獨在宗教層面,還滲透到穆斯林的日常生活,有一整套沐浴規格。在一千多年前,伊斯蘭教這些嚴苛的淨潔要求對把沙漠遊牧部落的原始生活習慣推向文明起著重要作用,至今,穆斯林仍保留愛清潔的習慣,上淸真寺禮拜固然要守淨潔教規,而大巴扎也是乾乾淨淨的,街頭熟食攤檔更常見檔主戴著手袜甚至口罩。 ... 【繼續閱讀】

原文作者:christineP
經背包客棧授權轉載於 Yahoo

Facebook
馬上按讚加入Yahoo奇摩旅遊粉絲團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