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島自駕 - 普羅米修斯的瀑布、歐美大陸沿接處潛水以及冰島暗黑料理 - 發酵的鯊魚肉

【 作者: Dgm 】

冰島一直在我的旅遊雷達之中,位於大西洋歐洲和美洲板塊交界點,數不清的火山配上一望無際的冰原,這種奇幻的地貌和近年來出現於美劇權力遊戲/冰與火之歌的經典場景,讓本來就很出名的冰島更加熱門,這次8天的自駕行程僅僅能夠蜻蜓點水般地體驗這個獨特的島嶼,這邊獨特的景色果然名不虛傳,看來需要以後再全家一起來這裡繼續參訪了。

Silfra - 在冰島銀湖裂谷之中,今天我擔任銜接歐洲與北美洲之間的橋樑。

位於冰島Þingvellir National Park,Silfra(冰島語銀色的意思)是一個深達63公尺,位於歐洲以及北美洲板塊之間,充滿清澈冰川水的大裂縫,裡面的水都是由冰川融化,經過許多砂石過濾後流下來,不可思議的藍和純淨的礦泉水,一般清澈的海域可見度30公尺就已經很好了,Silfra的可見度可以到達超過90公尺,被稱為全球頂級的潛點之一。

Silfra今天的水溫只有攝氏3度,必須要穿的厚實的Drysuit加上手套和帽子才能下水,悠遊在兩個大陸的板塊之間,一手觸碰著北美洲另一手觸碰著歐洲,真是個美妙的經驗。

湖水清澈、可見度非常好,裡面一隻魚也沒有

整趟行程主要是在欣賞這個底下的岩石地形和被暱稱為Troll Hair的綠色水草。

Hákarl
在來到冰島前特別看了No Reservation去冰島的一集,節目裡大部分的內容我都忘了,但唯一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這個Anthony Bourdain說是他吃過最噁心的一道料理,Hákarl (發酵的鯊魚肉/Fermented Shark)。

Hákarl是個冰島傳統的料理,在古時物資缺乏的時代,冰島人捕的到少數的漁獲包括了一種格陵蘭鯊(Greenland Shark/Grey Shark),這種大型的鯊魚肉非常多,但問題是肉中有非常多的酸性沒辦法食用,所以以前的冰島人發明把這種鯊魚肉埋在地裡(據說古早時還會尿在上面)讓它發酵的方法,之後再拿出來風乾4-5個月,這樣一個原本沒辦法吃的魚肉變成了一個可以儲存很久,非常實用的糧食來源。

這次我們在冰島Hallgrímskirkja教堂旁邊的一家Cafe Loki,菜單上看到了這個惡名昭彰的暗黑料理,對不同文化料理好奇心破表的我,怎麼可能不來嘗一下呢?何況這個料理在冰島飲食文化中也是有著重要的地位,就像台灣的臭豆腐有些西方人覺得非常的噁心,但我和吳老闆可是吃的不亦樂乎,你不去嘗就永遠不知道那個味道到底是怎麼樣,所以即使吳老闆一副為什麼我要折磨自己的表情,我還是叫了這道料理,還加點了服務生推薦,要配著喝的一種用馬鈴薯和類似茴香藥草做成,暱稱為Black Death的烈酒Brennivín來清味蕾。

Hákarl剛上來時看起來就像是一般的醃白魚,但把它拿近嘴巴時時一股衝鼻的阿摩尼亞味就爆發出來,非常像國中做實驗時那種阿摩尼亞試劑的味道,吃起來口感跟一般的醃魚一樣,但那個阿摩尼亞味真的是非常強烈,我幾乎除了阿摩尼亞味以外嘗不到其他的味道,就在那味道持續不散的當時,我立刻乾了一杯Black Death下去,頓時就像吃壽司後吃醃薑片的道理一樣,那股阿摩尼亞味頓時散去,換而來之個是酒精的灼燒和茴香的草藥味。 ... 【繼續閱讀】

原文作者:Dgm
經背包客棧授權轉載於 Yahoo

冰島相關內容

Facebook
馬上按讚加入Yahoo奇摩旅遊粉絲團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