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和田市現代美術館】整個街道,都是我的美術館

【 作者: tang1_silvia 】

整個街道,都是我的美術館
租車自駕前往奧入瀨的途中,在十和田稍做停留。寬敞的街道和這一帶五彩繽紛的創作品,是我們對十和田美術館的第一印象。
2008年才啟用的十和田美術館,戶外的開放空間,有供孩子們玩耍的童趣展場;有讓大人們佇足、與藝術家對話,橋接世界和個人間的聯繫的展品。極簡主義的博物館建築上,也有藝術家們的簡筆『塗鴉』,藝術如同掌中物般被玩弄著。當你踏進這一帶,不知不覺中就已經開始與藝術家對話,並參與議題。僅僅是輕鬆的散步路程,不經意間五感接收已經滿溢。

為了跳脫潔白『無菌室』的展覽空間,新一代的美術館納入了「場域」概念,擦掉了與觀者間的空間界線。一群孩子們在十和田美術館充滿圓點的場地奔跑、爬上爬下的嘻笑,無意間也成為了美術館的參觀者。
以下都是不需購票入場的展覽作品......。

草間彌生
走到南瓜裡面,黑暗中有彩色的燈泡,似乎想起了被群星環繞的溫暖感,這是胎內記憶吧(誤)。
松本美術館 草間彌生常設展

這一區 有些日本家庭就坐在一旁野餐起來了呢。

Noboru Tsubaki--Leafcutter Ant
是一位很酷的現代藝術家,也在京都造形芸術大学教授現代美術。透過作品陳述他反對核能、石化能源,也反對追求經濟卻漠視環境的作法。他參與1989年美國Against Nature主題展時,創作了fresh gasoline--象徵汽油消耗後所產生的怪物--去表達他混濁的怒氣。眼前的這隻紅色切葉蟻 (Leafcutter Ant),原居住於中南美洲亞馬遜雨林,這種螞蟻在分工細膩的社會中,會將葉子切下搬回巢中,弄碎成葉糊後長出蕈類,成為美味的食物來源。像極了人類的農業社會。
這隻突變的大切葉蟻,像是執著痴迷於經濟成長而過份增長的消費社會般,誇張的膨脹了,是否在說要關注農業危機呢...

奈良美智
生於青森的當代藝術家,奈良美智的大頭女孩。
這位已過中年的男性藝術家,筆下的女孩帶有成年人的不良氣質,令人會心一笑。

也有來自韓國、奧地利和德國等,非日本藝術家的作品。
Erwin Wurm --Fat house & fat car
奧地利藝術家歐文的肥屋(Fat house) 和肥車(fat car)。走進屋內,反覆播放著這座擬人的屋子的動畫。在動畫中,窗戶看起來就像雙眼,而肥屋的門,會把進入的人吃掉就關起門; 肥屋還會用低沈的嗓音以英語說著:屋子是用來保護免於外在環境,甚至是心理狀態...。真實的房子和車子當然不會發胖,作品網站上提到,這作品抽離常規,想要表達的是『生活和常識的規範界線其實是模糊的』。

崔正化Flower Horse
『五花馬,千金裘...』洋溢著春天的作品。2013年也曾以『蓮花』參與桃園地景藝術節韓國藝術家崔正化,從真實生活中汲取創作養分。因為戰前的十和田是旧陸軍軍馬補充部所在地,崔正化以此衍生而創作出Flower Horse。四季綻放的花朵與後方極簡主義的博物館建築,拉開了對比。

Inges idee - Ghost。 ... 【繼續閱讀】

原文作者:tang1_silvia
經背包客棧授權轉載於 Yahoo

日本相關內容

Facebook
馬上按讚加入Yahoo奇摩旅遊粉絲團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