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倫比亞大學行

【 作者: peterclu 】

這是2018年六月祕魯/玻利維亞/波士頓/紐約行程中的半日行,但卻是描述半個多世紀前的過往。

去秘魯從紐約轉機的一個重要原因是走訪哥倫比亞大學,那裡是我在天上親愛的媽媽曾經暫別丈夫與兩位唸小學的兒子,獨自渡過唸書的一年所在地。雖然32年前我也曾在紐約混過三、四個月,但因專心忙著找工作,而完全忽略這件事,以至於相隔53年後,我終於踏上從小就聽過也看過照片的既熟悉又陌生的校園。

哥大很好找,就從哥大地鐵站出來,才一個轉彎,不大且樸素的校門就展現在眼前,完全應證老媽常說:哥大小小的,就被擠在城市中。 雖然校門並不顯宏偉,但兩墫造型高雅、極富書卷氣息兼具健美的希臘男女神像挺立於校門兩旁,就已向人們述說:山不在高與水不在深的名言。

我也真幸運,拜訪當日正值哥大校友返校慶典,就只見從年輕直至老年的校友們,絡繹不絕的穿梭於不大的校園間。可是不好的是,因為慶典而在中庭搭建帳篷,將也是希臘式建築的總圖書館遮蓋而無法見其全貌。

媽媽當年雖然申請到全額獎學金,不但學雜及住宿費全免,還有錢可領外,另又在系上兼任助教改大學生的作文再賺一筆。因當時台灣教員薪水微薄,所以她利用時間與金錢到極致。每天所到之處就只有教室、圖書館、宿舍。

累的時候猛灌系上的免費咖啡提神;餓時啃片土司,再灌杯免費咖啡就算是一餐;不時的去市場要些本該被丟棄的雞腳、雞胗回宿舍,加點醬油用大同電鍋燉煮來吃,而宿舍中的女同學(一定要提的是,當年正值嘻皮與女性解放,所以那些女大生都只穿件小內褲在宿舍中四處趴趴造,老媽常說:唉唷,每個都白條條、赤裸裸的,我都不敢看呀!)都聞香而來搶食原本她們不敢吃的美味。

去服務中心,顯示出手機中老媽在學校大樓門前的照片,但顯然服務人員太年輕,不知道那是哪棟樓。只好先走進校園,

沒走多久,就看到熟悉的景色。 這裡應該是學校的宿舍;應該是她當年居住的地方;應該裡面有白條條、赤裸裸的女大生到處閒逛的好所在。

聰明的逯媽(P嫂)建議要找老的問,年輕的一定不知道。於是便相中一位白髮蒼蒼與其太太閒坐一旁的老先生,顯示照片,他說他也是那個年代的學生,但也不太記得確實是哪一棟,只能指出可能性的兩棟的位置。於是與兩老閒聊幾許後,便依他的指點,去尋找老媽當年上課所在。

不大的校園,擠了不少樓房,靠著左彎右拐的綠園步道與大樹成蔭的點綴,不讓人覺得有所壓迫感。但我們很快的走過幾乎全部的建築,有相像的,但就找不著泛黃照片中的那座很有歷史藝術風味的大門。

就在快要放棄時,逯媽(P嫂)又物色到一位更年長的目標。見他頂著滿頭更白的頭髮、滿臉白鬍,背著斜背包,手中還捧著幾本書,步履蹣跚的走過來,一副就是哥大的老教授模樣。

我二話不說,立馬趨前,客氣地又拿出手機,顯示照片,並加上老媽是唸教育學院的。他僅稍看過便肯定的說:這是TeachingCollege,不在校本部,在對街上,還詳細指出如何去的路徑。 真是太棒了! 果真家有一老,勝過三寶。

於是離開校本部,往對街走去。 走在有點坡度的路上,瞬間想起老媽曾說過令人聞之落淚的故事:在聖誕節前,去百貨公司給她倆位心愛的兒子買聖誕禮物。當買好回校兩手抱著滿袋的禮物走在滿地積雪路上時,她一不小心摔了一跤倒臥在雪中,禮物當然也跟著摔滿一地…。這可是我兒子的禮物耶!當舞臺戲劇導演的老媽邊說邊演著,也不管旁人的眼光,當然立刻爬起將散落滿地的各式禮物一一撿回袋中呀。 ... 【繼續閱讀】

原文作者:peterclu
經背包客棧授權轉載於 Yahoo

美國相關內容

Facebook
馬上按讚加入Yahoo奇摩旅遊粉絲團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