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歐洲遇到的種族歧視與霸凌

【 作者: V.Inci75 】

今年2月底辭去工作後,一個人到美國、伊朗、日本、俄羅斯等以及歐洲其他17個國家旅行了5個月,分享其中三件我所遇到的歧視騷擾的故事。

1、

火車上坐我對面的小孩招來了他的同伴--另一個小男孩,一起在我對面坐下,還互相擊掌。

我一直專注地在看著我的手機,印象中我當時是正在讀林文詠長老從辛巴威傳教寄來的信,以至於沒注意對面的兩個奧地利小男孩在做什麼。

這兩名男孩大約11歲。只聽見他們兩個一直不斷地發出噪音而已,像是用力拍打窗戶、鬼叫、將兩隻手掌圈在一起朝圈住的洞裏面吼出爆音、大力地拍擊手掌⋯等,並且一直兩個人得意地笑個不停。

直到我終於讀完信,注意力不在專注在自己的手機螢幕上後,才察覺到原來剛才這兩個小孩所發出的所有噪音,全都是針對我而做的。

他們兩個從頭到尾都盯著我看,想看我會因為他們刻意製造出的噪音有何反應。

而我,沒有什麼反應。

不想理會他們的明顯挑釁。

決定將注意力繼續放在手機上面,想要視而不見。

然而這兩個小孩卻不打算善罷甘休。

他們持續且更變本加厲地發出噪音、對我做鬼臉、比中指、模仿他們想像中的中文亂叫、手還在我面前揮舞,甚至做出一副"功夫"要打架的動作。

原本以為只要忽視他們,他們就能自討沒趣地停止。

但顯然我太高估了這個年齡的小孩的智商,以及他們對於異於他族的人之接受度的孤陋寡聞。

他們不願意放過一個與他們如此不同的難得能嘲戲的獵物。

從坐上這輛列車開始至抵達我的目的地站 Hallein約20分鐘的車程,從頭到尾這兩個小孩都不曾暫停騷擾我。

最後5分鐘左右,我不堪其擾,試圖試試看做出回應,講點道理。

但顯然地,我確實是高估了他們的智商。

我第一次終於地看向他們的眼睛,客氣詢問到:「你們有什麼事嗎?」

他們戲謔地笑著說:「No.」但沒有打算停止胡鬧的樣子。

我又再問:「你們懂英語嗎?」

他們態度依舊地回答:「會。」

但其實他們的英語並不好。

我不知道還能跟他們說什麼,畢竟對方英語不好,而我也表明了我注意到他們,也詢問過他們想幹嘛了。

於是繼續試著忽視他們,看我的手機就好。

但他們依舊不停地騷擾我,不想罷手。

於是我終於感到煩躁,便再次開口,這次不再客氣地說:「你們是智障嗎?」

他們兩個一臉困惑,對於智障這兩個字的英文聞所未聞,不明白是什麼意思。

於是我替換了另一個簡單的詞,再次重述:「你們是笨蛋嗎?」

這次他們聽懂了,反應立刻大起來地回嗆:「你才是笨蛋!你才是笨蛋!笨蛋!笨蛋!」擺出他們自以為的兇狠表情,十足地表現出了這個年紀的屁孩智商。

然後繼續騷擾,並作勢要揮拳揍我。

我冷著臉,開啟手機鏡頭默默地對他們錄影。

很快地屁孩們就發現我正在錄他們,對著手機做鬼臉,揮拳頭。而我一臉鄙視地結束短短數秒的錄像。

或許出於害怕(錄像被公開或許會被懲罰),他們開始緊張生氣,甚至跳過來我的座位旁邊想看我錄了什麼。

而我繼續冷著臉鄙視著他們,他們兩個則繼續偽裝自己的害怕,繼續做出威脅且騷擾的行為。

在這過程中我最感到心寒的是,前後左右的座位上都坐滿了成年人。每個人在這行進的20分鐘都親耳聽得見那些他們為了騷擾我而製造的響徹整個車廂的噪音、以及他們對我所做的各種騷擾挑釁動作;然而卻沒有任何一個大人開口說話,沒有任何一個當地人願意伸出援手,制止他們自己國家城市的孩童去騷擾一個異國來的旅客。 ... 【繼續閱讀】

原文作者:V.Inci75
經背包客棧授權轉載於 Yahoo

Facebook
馬上按讚加入Yahoo奇摩旅遊粉絲團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