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上出發

尼泊爾ACT&ABC-走過Thorung La隘口的心路歷程

【 作者: miminic 】

前言


安娜普納山脈(Annapurna Mountain Range),我花了一個月,一路走向祂、圍繞著祂、又一路離開祂,被祂震懾、受祂保護。

2018年4月12日自Besi Sahar起步,至2018年5月11日返回Pokhara,共30天,慢慢走過安娜普納大環線(Annapurna Circuit Trek,ACT)及安娜普納基地營路線(Annapuran Base Camp,ABC)。自背行李,未請嚮導,在抵達Muktinath之前是與出發前晚在guesthouse認識的加拿大籍女生一起走,往後則多半獨自前行。希望自己能有耐心把沿路所見、所感化逐一為文字,既然要寫,就先寫這30天以來最刻苦銘心、飽受高山症折磨的12小時好了,即第14天,從Thorung Phedi(4540公尺)出發,穿越ACT最高點Thorung La隘口(5416公尺,地圖上註明此為世界上最高的隘口),再下降至Muktinath(3800公尺)的心路歷程。

正文

「在最寒冷最荒蕪的地方,總有一種精神之花悄然綻放。在冰冷刺骨的寒風的掃蕩下,烏煙瘴氣早已無處遁形,但凡堅守得住的,內心必定豐盈。」- 《一個人的遠行》,亨利.梭羅

20180425 / ACT D14
Thorung Phedi - Muktinath

0545 (Thorung Phedi起登,4540m) - 0800 (High Camp,4850m) - 1000 (Yakawa Thorung Ri teahouse,5030m) -1200 (Thorung La,5416m) - 1540 (Chabarbu,4190m) - 1710 (Muktinath,3800m)

/1/

昨日傍晚開始下雪,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正在下雪的情景,沒有什麼浪漫情懷,反讓我開始擔心起明日跨越最高點Thorung La隘口的可能性。也許是太過大意,沒有預期在四月底會遇到大雪,也許是心存僥倖,就沒有準備冰爪,加拿大旅伴Alysia一派輕鬆的說,踏在內側的新雪上,不要踏在結冰上,應該沒問題。當晚用餐時,很意外的遇到一對臺灣來的情侶,因為在ACT路線上亞洲人甚少,讓已經快一個月沒有講中文的我備感親切,多少也撫慰了對我對於跨越隘口的恐懼。早早入睡,但睡眠品質並不好,只能安慰自己起碼有睡著幾個小時就該感到幸運了。

/2/

清晨5點起床,身體及精神狀況都不錯,早餐一如往昔的點了Apple Milk Museli,完食後起登,讓我對於跨越隘口的信心大增,但事後來看,顯然我對於雪、寒冷和高海拔的認知相當淺薄。起登沒多久,立即感受到寒冷及疲倦,從未在雪地上健行的我,全然不知往後的考驗是多麼的巨大。隨後,頭痛這個典型的高山症症狀出現了,忍著疼痛,花了比預計多兩倍的時間才抵達海拔4850公尺的High Camp,在teahouse點了一杯hot ginger。我知道我有高山症反應,但距離最高點還有將近600公尺的爬升高度,我該怎麼辦?我明明有做足高度適應停留,就這樣要下撤嗎?我的心情很低落。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吃了半顆高山症的藥品丹木斯(事後回想這種時候應該是直接吃一顆,半顆只有預防的功效),一直以來不想靠藥物的我,此時只能屈服了。之後在旅伴及以色列情侶的鼓勵和陪伴下,高山症症狀略為減緩,吃下半條士力架巧克力,決定繼續往上爬。 ... 【繼續閱讀】

原文作者:miminic
經背包客棧授權轉載於 Yahoo

Facebook
馬上按讚加入Yahoo奇摩旅遊粉絲團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