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上頭巾西行波斯

【 作者: christineP 】

引用: 2018年初春,期盼許久的波斯行終於啟程了,十六天的旅程,看到的是不一樣的伊朗。回來後,對這個備受妖魔化的文明古國竟有割不斷的思念,我想,我還是會再去的。
回家後一直在澳門日報專欄寫《戴上頭巾西行波斯行》遊行,每周一篇,記下所見所聞所感,已陸續寫了四十來篇。每次外出遊走,背包客棧都是我的旅途指南針,故此,很想在這裏和大家分享。
我將分批上載《戴上頭巾西行波斯行》遊記。 西行波斯
幾年前,已動了去伊朗旅遊的念頭,對這個神秘的古老國度有著萬分的好奇心。
每一個知道我將要去伊朗旅遊的人,都露出相同的驚訝眼神,說出同一句話:"伊朗?去這麼危險的國家?"
我是例必回同一句話:"我是去伊朗,不是去伊拉克。"
然後,又來同一句話:"有分別嗎?不都是戰雲密佈的貧瘠之地。"
這表情這回應,比早些年我去俄羅斯出發前所遇到的質疑和擔憂更甚,都當我去宇宙黑洞。
兩伊戰爭停火已三十年,但人們對伊朗的印象還停留在烽火年代,只能說,美國人的妖魔化宣傳攻勢果真宇宙最強!
直到我買機票、訂房、訂車票,才發現美國人的妖魔化並不僅僅限於嘴巴,制裁之下,幾乎沒法在各訂房網站找到伊朗城市的住宿,找房訂房折騰了兩三個多月。迂迴曲折地和伊朗當地的導遊司機取得聯絡,訂下車郤沒法付訂金,要把錢寄到歐洲的銀行帳戶。還有,伊朗無法使用信用咭,必須現金出行,許久沒有荷包鼓脹地出發了。
就在被折騰的同時,猛然發現自已對這個國家幾乎是一無所知。
初識伊朗,源自童年時看過的《一千零一夜》,折服於女主角山魯佐德的機靈和口才。今天的人熱衷於說好故事,追溯起來,這位古波斯皇后是說好故事的祖師奶奶。還有就是中小學歷史書中幾筆古巴比倫、古波斯介紹,古巴比倫雖被波斯人滅國,但它不並在伊朗,而是今天的伊拉克,扣除古巴倫這節,有關古波斯帝國的知識少得可憐。
但古波斯文明在亞洲乃至歐影響深遠,波斯帝國全盛期時領土東至印度河平原,西北至小亞細亞、歐洲的馬其頓、希臘半島、色雷斯,西南至埃及或葉門。而絲綢之路連通了古波斯文明和中華文明,日本漢學家宮崎市定提出"西亞文明東流論",梳理文獻論證兩個文明千年碰撞、交流。如果,西行波斯,我若只提著行李而去,除了旅遊書上的景點,還能看到甚麼?
出發前,死嚼兩三本伊朗史、古波斯史,多了一點認識,更多了一份響往。
波斯曆1397年新春之際,戴上頭巾,西行波斯。

我們乘搭伊朗馬漢航空廣州直航機,晚上廣州出發,翌日清晨抵黑德蘭。(H)(H)

頭巾的前世今生
飛機尚未降落德黑蘭機場,廣播響起,一堆波斯語,不需聽明白,瞧瞧機倉內女乘客紛紛戴上頭巾便知曉,伊朗法律規定女子必須戴頭巾,外國遊客一踏進伊朗境便要遵守此法,否則不許入境。
頭巾,伊斯蘭世界的標誌,西方主流社會中封閉、落後、專制、歧視女性的符號。追根溯源,伊斯蘭的頭巾來自古波斯。日本學者宮崎市定認為:"其實,阿拉伯的女性原本和男性一樣,同樣可以參加社會活動,後世伊斯蘭世界普遍存在的戴頭巾的習慣,不過是受到了波斯貴族的後宮制度的影響。"若再往上推,古波斯頭巾源自亞述,以頭巾區分女貴族和女奴。 ... 【繼續閱讀】

原文作者:christineP
經背包客棧授權轉載於 Yahoo

Facebook
馬上按讚加入Yahoo奇摩旅遊粉絲團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