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 南千住 胎盤工廠的下游 孤獨美食家的起源 那些死刑犯與流浪漢的終焉之地 小拳王

【 作者: 六月椿 】

「三十年前如果你做跟我一樣的事,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南千住,如下圖所示,是日比谷線的第二站。比起其他站來說,南千住是一個更為深沉的地方,像是那些充滿緊張感的居酒屋,還有過往時代剩餘的氣味,躲在夾縫中生存的人們,還有搖身一變成為觀光客喜歡的宿民街。太多太多沒辦法說完,這些都是為什麼我要分三集來寫的原因。

有一些超市跟店家我先稍微帶過,等到之後補上時,會再另外發一篇遊記。

說到前往南千住的方法,其實你不一定要坐日比谷線才能到南千住,從上圖看來,你可以搭JR常磐線或築波快線等等其他線都能到南千住。

下列是景點與美食的目錄,給沒時間看故事的人參考:

● ● ● 南千住美食與景點● ● ●
鰻魚飯

米其林一星鰻魚飯尾花
景點 淚橋(哭橋)
景點 斬首地藏
景點 小塚原刑場跡
景點 山谷
景點 流浪漢之家玉姬公園
居酒屋 大坪屋
居酒屋 大 林

章魚燒

超能力章魚燒
景點 いろは会商店街
購物 西松屋
購物 三德超市
購物 LIFE超市
景點 千住大橋
燒肉 焼肉 おもに亭 LaLaテラス南千住店

「胎盤工廠下游的死刑犯終焉之地」

第一次見到太太的表妹靜子是在五年前,那時她剛滿18歲,高中畢業後的暑假來台灣玩。曾經跟太太還有她一起在民生東路的熱炒店吃過飯,對她的印象一直都是啤酒喝起來很嚇人的日本小女生。

前些陣子太太跟我說她們全家後來因為妹夫調任的關係,住到了南千住來,由於我跟太太參加過她的婚禮,我們便約了一起吃飯。妹夫跟她一直都沒什麼改變,一直都是結婚那時的模樣,頂多就是因為生了小孩的緣故,變得稍微豐腴一點而已。

我們約在「焼肉 おもに亭 LaLaテラス南千住店」,算是很划算的一家燒肉吃到飽。大概一個人只要3000円左右就能吃到大概115種菜色,如果不是假日去的話,品質都還算過得去。

靜子也沒什麼變,唯一多的就是會說起在大阪唸書時發生的笑話,像是「常常在大阪被說像是神戶人,對方總以為我會高興的花枝亂顫,而我只是冷冷的回我本來就是神戶出身的阿」那種尷尬場面。

太太提起了我正在寫日比谷線的遊記,便問起了表妹與妹夫南千住有沒有比較有趣且Deep的地方。由於時間已晚,我便跟表妹約好下次見面聊天的時間。妹夫說他曾經去過車站附近的一家居酒屋,是緊張感很強的一個地方,還有南千住兩家有名的緊張酒場,並囑咐表妹下次見面的時候告訴我。

。。。

「其實我很討厭南千住JR車站,我已經好久好久沒到那個地方附近了。」

我看著有點緊張的表妹說話,她拿起咖啡杯在杯緣留下淡淡粉紅的唇印,而我的小姪子則在嬰兒車裡安詳地睡覺。

「那時候我剛來,下了JR站後也不知道該怎麼走,便走到一家寺廟的附近,便覺得頭很暈人很不舒服,回來又吐又發燒了一週,後來我就再也沒靠近那個地方了。 」

「那間廟離JR南千住站很近嗎?」

「嗯,只要從某一個出口走出來就一定會看見。」

我想起了那個斬首地藏的寺廟,我想靜子說的就是葬了許多死刑犯的「小塚原回向院」。裡面埋葬了江戶時代的有名死刑犯與俠客,像是專門偷東西的「鼠小僧」,有名的女殺手「高橋お伝」,跟江戶時代的大流氓「片岡直次郎」及當時有名的俠客「腕の喜三郎」。其實我在那裡也有一個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的經驗,便跟靜子緩緩說起我的經驗。 ... 【繼續閱讀】

原文作者:六月椿
經背包客棧授權轉載於 Yahoo

大阪相關內容

Facebook
馬上按讚加入Yahoo奇摩旅遊粉絲團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