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堡非彼堡,Casa Ceaușescu,羅馬尼亞

【 作者: entranced 】

我的老友W在答應和我一同遊玩冷門的羅馬尼亞前,她毫無所知我在旅行途中容易被附身的體質,特別是當我備有一張工整A4大小的行程表做貼身護身符時。所以她很驚訝在歷經昨天僥倖躲過被強風吹垮的老舊陽台泥牆、頂著襲擊的風雪狼狽逃進餐廳保命後,一覺醒來,面對窗外紛飛的白雪不停歇地堆疊砌高,我還白目地堅持原訂計畫,前往距離Sinaia火車站2公里遠、一路蜿蜒上坡的PeleșCastle佩雷斯城堡。

W對待姊妹一向採取柔性勸說,然而斥退惡靈必須正中要害:「妳看看妳帶的鞋子,哪一雙可以存活10公分深的積雪? 」

我望向門口那雙準備幾天後去完車諾比核電廠就可以退役的高齡Nike球鞋,和腳上踩著隨時都可能報廢的夾腳拖,瞬間明白這不是極地鐵人挑戰,也明白內心無法徹底拋除的固執和掙扎,比較像寂寞難耐的夜晚,一旦確定Peles城堡不克赴約,我立即上網另尋新歡,效率之高,連鑽回被窩的W都還沒來的及躺平,我就找到替補對象:位在首都Bucharest的另一座皇宮:Palatul Primăverii(Spring Palace),a.k.a.Casa Ceausescu,a.k.a.羅馬尼亞共產政權最後一任領導人NicolaeCeausescu的前私人豪宅。

今天本來就是我們最後的相聚,突如其來的改變迫使我和W提前在Brasov火車站上演18相送;她將繼續在Transylvania其他知名的Saxon大城Sibiu和Cluj-Napoca的咖啡店優雅品味人生,我則是莫名充當起鐵道達人,開始無止境地測試各國長短途火車睡鋪坐墊的機能舒適度,和完全沒有預料下,一步步踏入數個月後一場瘋狂的玩命之旅!!!

▼一夜間風雲變色。掰掰,無緣的 Peles城堡

雖然同為一國之首的居所,參觀Spring Palace的目的和態度,與參觀號稱歐洲最美城堡之一的Peleș Castle迥然有別;一個是貴族血統純正但不甘屈居老二的德國王子,因緣際會下被邀請至東邊的小國另立門戶,藉由帶領羅馬尼亞擺脫鄂圖曼帝國掌控獨立建國而被加冕成為受人景仰的第一任國王;即使晚年第一次世界大戰不受歡迎的親德傾向,或是漠視境內長期被剝削的貧民佃農,訪客迷失在其170個富麗堂皇的房間時,可以毫無顧慮地由衷讚嘆這花費超過一億美元精心打造的城堡;畢竟國王配城堡,再天經地義不過。

Spring Palace的主人原本有機會享有同樣、甚至更勵志傳奇的歷史地位。Nicolae Ceausescu出生在連湯匙都沒得含的貧窮農村家庭,憑靠亟欲擺脫現狀的決心和初生之犢的狠勁,加上天時地利人和的運氣,一路從鞋匠學徒爬升到改名羅馬尼亞社會主義共和國的黨總書記兼總統。在詭譎多變的冷戰時期,天生反骨又野心勃勃的他因為膽敢打臉批判東歐老大哥蘇聯,並將自己塑造成社會主義的改革先驅模範,一時間不僅成為西方『民主自由』國家急於拉攏的盟友,和中共、北韓、古巴等共產同志們稱兄道弟,還自告奮勇充當起各國之間棘手難解僵局的和事佬,致力要將自己和羅馬尼亞推上世界舞台的一線地位。 ... 【繼續閱讀】

原文作者:entranced
經背包客棧授權轉載於 Yahoo

義大利相關內容

Facebook
馬上按讚加入Yahoo奇摩旅遊粉絲團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