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埋在叢林之中,最後的馬雅和屹立於河畔的千年遺跡Yaxchilan

【 作者: acort2000 】

墨西哥,恰帕斯山林。

流傳在山巒裡的歌謠細碎地描繪著一群烏髮白衣的族群,他們遺世獨立、落戶叢林深處,以一襲白色及膝長袍、黑色及肩長髮,悠然於俗世之外,他們被稱之為最後的馬雅。

西班牙人到來時,以城邦和少數擁有知識的高階族群為主的馬雅文明早已埋骨叢林,只剩散落在山林中的各村落仍保有鎖碎的言語和記憶,他們一代代的延續下來,以味蕾、以口齒字句、以紡織服飾、以反覆的手工勞作持續著馬雅盛世時,平民們的生活作息。

坐落在平原與山林的村舍,很快就染上了西班牙的色彩,各式的顏料、各式的花紋、各式馬雅和基督文化所結合的新版記憶:聖母瑪利亞和大地之母連結在一起,太陽神和耶穌融合為一、流盪在山林間的保護者化身為來自帕倫克遺跡Palenque的神祇聖胡安……。而那些躲藏在叢林之中,以植被作為防護罩的原住民們,遂隨四季蒼蔥的生長而逐漸被遺忘、被掩埋、被隔絕在歷史的進程之外,同馬雅一併沉寂下來。

數百年輾轉,當探險家驚醒了這些烏髮白衣的傳說,他們被捕捉到世人面前,標籤上最後的馬雅,鎖入玻璃之下,而後又彷彿再次被遺忘,他們是仍居住在叢林Lacanja一帶的Lacandona。

恰帕斯州最聞名的遺跡莫過於Palenque,每年有成千上萬的旅客途經之處,然而,再往叢林深處探去,翻開一頁頁迎面撲來、老舊得幾乎發霉的潮濕與煩悶,朝Lacanja所指引的歷史前行,有以古老壁畫知名的Bonampak,更有坐落在蔥翠之中、墨西哥與瓜地馬拉界河之上的古老遺城Yaxchilan。

河畔,停著幾葉扁舟,你可以在近旁小鎮購買門票再至河邊的售票口購買船票;也可以更放膽一點,清晨,太陽初升之時,在晨曦下同掌舟人或是船夫套個交道,來趟道地的冒險之旅,一嘗小舟從此逝的遺世獨立,以及蜿蜒攀爬的狼狽。

我仍是情願稱他們為最後的馬雅,就憑那一襲白裳和磨蝕得粗糙的赤足。在最後的馬雅的指引下,我來到了他們視為聖地的叢林蔓生之境,坐落在河畔的崖壁上,眺望長河,由蒼翠重綠層層掩映的馬雅古域Yaxchilan。

神秘而闃寂,Yaxchilan內有許多大小不一的建築群和祭台,其中錯落著各式講述戰事和祭祀的石碑與浮雕。巨大的遺蹟對比著我身旁一身白衣、佝僂著背脊的最後的馬雅,我不禁嘆然,也好奇地想著,於之,站在先人的偉岸面前,是什麼樣的感覺?苦澀與心酸?或是,文明的興滅不過是歷史進程的必然?

終究,留下的,都是輝煌;逝去的,都是人生。

最後的馬雅指著高處的神殿,和神殿下的浮雕,同我解釋道:「這是先人處理俘虜的方式。當馬雅人在戰場上贏得勝利後,會在俘虜之中選拔最強大的戰士,然後進行祭祀,把他獻給羽蛇神,再把屍體從金字塔踹下去分食;而其他的俘虜,或是被留做奴隸,或是在被虐待後,先人們一樣會把他們從金字塔上踹下去,只是他們不夠強大,不配被食用,所以先人們會讓他們一路滾進河中。」

影片:旅遊說故事,馬雅人的獻祭與美食:墨西哥平民美食,玉米糕的來源

我們在遺跡中悠晃,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藍天白雲,幽徑掩映;偶爾,可以看到穿梭在林間的猴子、翱翔而逝的蒼鷹,以及一些暗湧的彷彿躲藏於層層堆疊的糜軟色彩中的生命。 ... 【繼續閱讀】

原文作者:acort2000
經背包客棧授權轉載於 Yahoo

墨西哥相關內容

Facebook
馬上按讚加入Yahoo奇摩旅遊粉絲團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