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足,君孰與不足?


讀者投書:王秉鴻

每年五月就是報稅季節,除了個人必須申報綜合所得稅,企業也要申報營利事業所得稅,民眾就「憂頭結面」,因為荷包要大失血了!正當美國總統川普上台宣布降稅,對各國企業的磁吸效應,台灣企業除鴻海、台塑、燁聯等龍頭企業已赴美投資之外,還有更多的製造業也蠢蠢欲動。不知是提高稅率好?或降低稅率好?讓專家學者們去傷腦筋吧!

筆者談近代清朝乾隆帝『四次免徵全國錢糧』的故事:

乾隆繼位之後,有重要三大事件發生:「1、學他祖父康熙的千叟宴;2、四次免徵全國錢糧;3、編纂四庫全書。」在乾隆治理的政績中,最重要的是『四次免徵全國錢糧』,他繼位的第一個十年,他非常高興在6月發布一道諭旨,引用了儒家所經常講的一句話《論語 顏淵第十二》:「百姓足,君孰與不足,百姓不足,君孰與足。」白話之意為「百姓富足,國君還愁什麼不富足呢?如果百姓不富足,國君又那裡能夠富足呢?」現在天下太平沒有戰爭沒有兵役之擾,要想國泰民安,要想持盈保泰,取得百姓真正的擁戴,應該減免錢糧,下了一道詔書從明年開始要把全國所有省份的正額錢糧全部免徵。有個赫泰的御使上疏明確的反對,三個反對的理由:第一給乾隆皇帝算了一筆帳,他說現在國庫每人的收入大體上就是3千多萬的白銀,但是每年的開銷僅軍費一項就要2800萬白銀,還有京城、盛京等地方官員的俸祿,還有當兵的兵餉,加在一起也要三、四百萬兩所剩無幾,也就是說收入和支出基本上相差不多,雖然國庫存有幾千萬兩的存銀,那是從康熙雍正兩朝經過一百多年積攥下來的家底,赫泰是間接的批評乾隆。第二個反對的理由是:皇上你說就是仿照聖祖康熙皇帝免徵錢糧,但康熙的免徵錢糧是有其特殊的一個時代背景,是因為連年征戰特別是清初幾十年的打仗,國家需要休養生息,需要恢復元氣!可以說康熙皇帝採取的免徵錢糧是不得已的一種措施,但現在不一樣了。第三點反對的理由:皇帝的作法只有對富人有利,對貧窮的人沒有利,因為你免徵的是地丁銀,那家裡沒有地的這些人本來就很窮苦,他們不會得到朝廷的這種恩惠,會不會造成富者更富有,貧者更加貧窮,出現了兩分化?所以赫泰反對,進言請皇帝收回成命。

乾隆為此事徵召大學士們一起討論,研究出折衷方案:1免徵錢糧可以,但是跟錢糧過去一起徵收的耗羨銀(是官員養廉銀及地方官員的辦公費都是從這裡提供來源的不能免。2歷年的積欠有的是老百姓欠的也不能免。乾隆看了大學士的奏折蹙了眉頭,他說朕的本意是免徵天下的錢糧,就是希望老百姓在一年當中聽不到催科之聲,一年當中不要到官府去繳納錢糧的,如此一來勢必老百姓還要跟官府打交道,他說朕已做決定。各地百姓歡欣鼓舞,紛紛對朝廷的德政惠澤於民的政策擁護,在《嘯亭雜錄》就有記載各地的諺語:「乾隆寶,增壽考;乾隆錢,萬萬年。」 乾隆十年第一次免徵錢糧。第二次乾隆35年,清朝進入全盛時期正月初一的這一天宣布免徵天下的乾糧。第三次是乾隆四十二年,國庫存錢達到了歷史的最高峰 8200萬兩,再次免徵。第四次是乾隆五十五年,乾隆已是80歲的老人了,這次的免徵錢糧,大概2800萬兩白銀。而這四次加在一起至少有1.1億到1.2億兩白銀。乾隆的『四次免徵全國錢糧』,並沒有使國庫缺錢,人民反而更加富足,應了一句話「百姓足,君孰與不足。」

敬老尊賢減免錢糧,乾隆皇帝心懮天下他渴望建立一個人人幸福美滿的時代,讓大清帝國青春永駐,正是在他的一個強烈願望下,清朝蓬勃的發展、版圖遼擴、經濟飛騰、百姓安居樂業;但乾隆並不滿足於已經取得的成績,他時常看著自己的國家感到如履薄冰,乾隆如何給這個盛世春天再添濃墨重彩的一筆呢?那就是編纂《四庫全書》。

乾隆帝是因為,天下太平沒有戰爭沒有兵役之擾,國內因昇平盛世,所以減免錢糧,受到百姓的愛戴;反觀台灣目前的情況經濟發展並不理想,年輕人找不到好工作,薪資已倒退21年,甚至都到國外當台勞了,年輕人已進入『八放世代』?經濟蕭條引來的長期低就業、低薪、高工時的社會現象,興起了「八放世代」之說,也就是年輕人放棄「戀愛、結婚、生子、買房、人際關係、夢想、希望、我的父母也放棄抱孫了」,真的很慘!但我們在不景氣中唯一一枝獨秀的是『稅收四年超徵5000億』!古代有苛政猛於虎現代卻有政府沒聽到稅災戶哀鴻遍地的裝作沒聽見、沒看見的鴕鳥心態!

但願乾隆帝『四次免徵全國錢糧』的故事,能帶給台灣執政團隊的一個參考!

Facebook
馬上按讚加入Yahoo奇摩旅遊粉絲團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