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美而蒼涼-2019年元旦爬上零下18度的箭扣野長城

【 作者: 人生初學者 】

2019的元旦的這一天早晨六點,我在北京的旅館中醒來,今年的北京冬天特別冷,起床看看手機,今日預測零下12度,體感溫度零下18度,我緩緩穿好一件又一件的保暖衣跟登山鞋,從行李箱中翻出我從台灣帶過去的登山杖,然後搭著從北京東直門出發,顛簸的公共汽車前往北京近郊的懷柔地區,去完成一個在我腦海中盤旋已久的夢,就是箭扣野長城。

這不是我第一次來北京,也不是我第一次去長城,在之前我曾去過八達嶺長城,那時是2014年,我還沒有開始自助旅行的時候,跟著旅行社的套裝行程去的,儘管八達嶺是一個已經修復過的觀光景點,萬頭鑽動,牆上充滿了塗鴉文字,但依然深深震撼著我,那是我第一次真實的感覺到過去課本裡所描繪的景色,鮮明地出現在眼前的衝擊與感動,腳踏著充滿歲月痕跡的石階與步道,就像是回到了兩百年前,三百年前,好像還能夠感覺到曾經戎裝革履的士兵,拿著武器喘著氣,沿著現在我所踏著的這些石階,緩緩走著,在百年後,一切都化作塵土,唯一剩下的,就是這些堅實而滄桑的巨石,依然靜靜的停在原地,抵抗著歲月。

而我第二次走上長城,則是在2016年開始自助旅行之後,那次是一個很長的自我放逐,我從台灣出發,飛到了北京,然後搭著火車穿過了外蒙古與整個亞洲,前往俄羅斯的西伯利亞與莫斯科,我在北京停留了兩天,什麼地方都沒去,唯一想做的就是想要重溫當時踏上長城的感動,於是我跑去了金山嶺長城。

金山嶺長城與箭扣同樣位於懷柔地區,相較於八達嶺與嘉峪關等著名長城景點相比,金山嶺更野了一些,修復的更少,觀光客也更少,我去的那時是十一月初,天氣極好,稍微帶一點寒意的風與溫暖的太陽,爬起來格外舒適,金山嶺的坡度急緩適中,且上山有開發完整的纜車索道,如果單純想體驗不同於著名景點的人擠人長城,金山嶺是一個相當折衷的選擇,有野味,有美景,有便利的纜車省去爬山的辛苦,那次我爬了一天的長城,然後就回北京開始通往蒙古的旅行,並沒有多作停留,也沒時間認真的去研究懷柔地區的長城到底有多長,有多美,直到去年偶然後又想起了長城的美好,我查了一些關於長城的資訊後,才知道了箭扣這個名字,也才會在2019年的第一天,出現在北京。

箭扣是位於懷柔地區的一段長城,與幕田峪長城景區相連接,不同於其他長城景區的是箭扣屬於所謂的野長城,即沒有修復作為景區,坍倒,荒廢,淹沒於山野之中,相較於其他已經開發完善的長城景區,箭扣沒有可以上山的纜車,沒有修復完善的步道,沒有人收門票,也沒有所謂的觀光路線,爬上去,就是一段需要幾個小時的登山,而要走完整段箭扣,更是需要手腳並用,拉繩索垂直升降,期間還需要跨越數段已經坍方的無法行走的長城,繞進樹林,再從另一個坍方的缺口重新攀上長城,若要爬完整段箭扣,許多人會分數天進行,而我因為只有一天的時間,但我又貪心的想好好利用這一整天,所以我捨棄了一般人會選擇從較容易登上箭扣的西柵子村出發,而是選擇從箭扣另一面的順通漁場前往,從順通漁場攀登箭扣的相關文章非常的少,出發前我僅看過幾位中國的登山客分享了一些零星的訊息,只知道光是爬上長城大概就需要花三個小時左右,於是在2019元旦這一天,我很早就起床,搭上從北京東直門出發的公車,人民幣六元就可以直達懷柔北大街,然後一下車就會有很多私家車的司機問要去哪,基本上這邊都是在等著要去爬箭扣的遊客,私家車沒有什麼收費標準,所以討價還價了一番,最後一台車100人民幣成交,載我們前去順通漁場,路程大約40分鐘就能抵達。 ... 【繼續閱讀】

原文作者:人生初學者
經背包客棧授權轉載於 Yahoo

中國相關內容

Facebook
馬上按讚加入Yahoo奇摩旅遊粉絲團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