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沙動物園:「園長夫人」的家與猶太人真實的逃生隧道

【 作者: 約阿咪 】

華沙動物園,一個似乎跟猶太人無關的景點,卻因為好萊塢的電影《園長夫人:動物園的奇蹟》(The Zookeeper’s Wife),讓這鼓舞人心的故事被公諸於世,也臨時成了我在華沙的必去景點。

園長夫人這部電影,是真有其人、真有此事。這對波蘭夫婦住的房子,也就是藏匿猶太人的房子,是真實存在於華沙動物園內的。從動物園入口進來後,直直走到底在右手邊,會出現這樣一棟美麗的建築物。

我們的導覽員是位老奶奶,非常優雅而自在。

引用: 「讓我邀請妳(們)進來屋子裡!」

進去屋子內,是間交誼廳,屋內已放著蕭邦的音樂。

引用: 「Antonina熱愛音樂,她很會彈琴。她先生也會彈琴,但沒那麼常彈。」

Antonina就是園長夫人。老奶奶是用一種介紹自己熟人的口氣,來敘述過往有關這棟房子主人的事。她輕鬆而隨性的描述當時屋內是多麽熱鬧,因為男主人很有學問和才華,除了是哲學家、也還有藝術學位,而女主人是唸音樂的,除了原來夫妻的社交圈就時常有朋友來訪,房子內還有鸚鵡飛來飛去,以及養在二樓的猩猩,非常有趣,所以屋內從來不缺訪客。

但這一切卻在1939年後有了改變。納粹炸了華沙,動物園關閉了,生活從此變了。

老奶奶的口氣,是感覺不到任何大屠殺沈重的壓力,也沒有像是用史詩般來形容遙不可及的英雄情操。而是很真實的講述一對平凡而善良的夫婦,在戰亂的時代,決定幫助人,然後剛好這個族群是猶太人,而不知不覺就幫助了300人。好像就這麼簡單,就剛好想到拿裝豬飼料時,順便把猶太人裝進去,帶進動物園。

引用: 「Antonina的鋼琴放在這,她坐在這裡可以看到窗外的人。所以她發明了暗號,就是每當她彈 Jacques Offenbach – La belle Hélène,意思就是『有危險!快跑!』,若她彈蕭邦的音樂,就是可以回來。很聰明吧?」

交誼廳旁邊是園長的書房,可以感受到他的藏書和品味真的很高。但根據老奶奶,這位藝術家兼哲學家的先生,抽太多煙了。

再旁邊是餐桌,牆壁上有許多的昆蟲標本,是園長的教授朋友Szymon Tenenbaum送的。這位教授也是猶太人,他做了500份這樣的標本,非常傑出,但後來卻死在集中營。雖然園長夫婦有成功將他的妻子和女兒帶出隔離區,但女兒後來卻音訊不明,很遺憾。

至於園長夫婦自己的孩子,電影有演到他們有一男一女。兒子現在已經88歲,很少出現,但女兒現在75歲,經常來動物園,甚至是隔天中午還要來和導覽的老奶奶喝茶。

引用: 「她是在這間房子出生的唷!每年六月她生日時,總會在這裡住三天。」
但老奶奶有稍微提到,園長夫婦的兒子經歷很大的創傷,畢竟當時他已經夠大,明白周遭發生的事,也知道家裡藏了猶太人。他沒有辦法再回到這個傷心之地。聽老奶奶這樣講,其實能感受到這個波蘭家庭所付的代價,不只是個人選擇做件善事,而是連自己孩子的安危都捲進去,這是很可貴的情操! ... 【繼續閱讀】

原文作者:約阿咪
經背包客棧授權轉載於 Yahoo

Facebook
馬上按讚加入Yahoo奇摩旅遊粉絲團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