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過全世界 卡達中轉

一下飛機,一整台波音777上將近四百位乘客一致的往transfer閘口走去,僅有我和妹妹孤單的走向入境海關。這就是卡達,我對卡達的第一印象除了飛機在黎明日出時刻完美的降落在波斯灣邊上以外,就是轉機文化了。

卡達的顏色是很性感的紫色,不管是機身上的塗鴉還是機組人員的制服都顯得特別撫媚卻又不失端莊優雅。想像一下中東富有國家的機隊,總之還沒發現缺點。

不知道是我太累還是座位太舒服,除了前兩小時剛上飛機很亢奮外,我安安穩穩的睡了六個小時,再次張開眼的時候已經可以看到波斯灣了,金黃色太陽剛探出頭的波斯灣。

機場就在波斯灣旁邊,飛機直衝著海面下降,和金黃色的波斯灣完美結合,是我人生中最完美的降落體驗。

我們選擇使用落地簽證,降落之後直接跟海關繳費辦入境。杜哈機場不是很大,而且連一張地圖都沒有,市區觀光地圖沒有,巴士路線圖沒有,真的一張地圖都沒有,可見觀光真的不是主要產業。(現在台灣護照已經不能使用落地簽證入境了!!)

卡達的夏天體感溫度大約是55.8度,濕度破表,空氣很重,一出冷氣房就會覺得全身毛孔堵塞不能呼吸,渾身不舒服。我們在機場的自動門邊來來回回嘗試了好幾次想要走出去,一走出門太陽眼鏡就發霧的看不到,全身皮毛都不自在,就又趕緊躲回有冷氣的機場。

我和妹妹在機場晃了幾圈後,我們換了一百美金的Riyal (1 Riyal 那時候大概 9 Ntd),終於鼓起勇氣踏出機場大門,直奔開往市區的巴士777。

女性座位

這趟巴士之旅令我印象深刻的除了想騙錢的司機之外,就是女性座位,連在土耳其我都沒看過專用的女性座位。女性座位在巴士最前排,不過因為車上沒有太多人,司機也不是卡達當地人,所以我們就隨便入座後面位置了。卡達和很多富有的中東國家一樣,走在路上看不太到當地卡達人,絕大多數都是移民工,印度人、東南亞人等,英文非常通用。

杜哈伊斯蘭博物館Museum of Islamic Art

貝聿銘曾說,在這博物館建造過程裡,我的角色僅是一位建築師,但這個項目對我來說十分特殊。它幫助我進入和瞭解一個不同的世界,不同的宗教,不同的文化。

杜哈的伊斯蘭博物館真的是很值得一去的地方,是華人之光貝聿銘的作品,從外觀到內部設計是滿滿的現代感,靠近波斯灣那一面的一大片落地窗透明到會帶著你觸碰到波斯灣的海水的樣子,連著自古戰火連綿的波斯灣,盪著真主阿拉的國度。

這是貝聿銘最後一座大型文化建築設計案,位於卡達首都杜哈(Doha),2006年動土,2008年落成。伊斯蘭藝術博物館用白色石灰石,以幾何造型來呈現具現代感的伊斯蘭建築,外觀簡約,線條簡單,一如伊斯蘭藝術起始時那般質樸無華。

藝術博物館占地45萬平方公尺,坐落在卡達海岸線外的人工島上,遠遠看起來,就像博物館漂浮在水面上。當時已高齡91歲的貝聿銘,擔心博物館整體會被周圍建築所影響,特地請求卡達王室興建一座獨立人工島,讓博物館建在人工島上。

進到博物館裡,抬頭向上仰望,伊斯蘭藝術裡最為特出的幾何裝飾風格就此一覽無遺。博物館的圓形穹頂挑高164英呎(約50.84公尺),由相連接的三角結構裝飾,在穹頂之外又被更大的三角建築結構、圓形建築結構所環繞,天花板則是一環又一環的圓形裝飾。

杜哈的伊斯蘭藝術博物館,從1980年代後期陸續館藏全球各地伊斯蘭藝術品,手稿、絲織品、陶瓷逾4千件,藏品年代橫跨7世紀至19世紀,來自西班牙、埃及、伊朗、伊拉克、土耳其、印度以及中亞。伊斯蘭藝術博物館更常獲贈卡達王室蒐購而來的藝術品,精美藏品持續增加中。

Souq Waqif市集

還有Souq Waqif市集,我對於道地的巴札向來是沒有抵抗力的,尤其是來到中東或著阿拉伯世界,大巴札是一定要逛的!每個巷弄間、每個轉角、甚至是每一間小雜貨店的老闆都會給你很多驚喜。尤其杜哈的市集又和土耳其的不太一樣,沒有亂七八糟的叫賣聲,沒有花枝招展的招客布條,杜哈的Souq Waqif市集顯得更傳統、更值得來一探究竟了 。

Facebook
馬上按讚加入Yahoo奇摩旅遊粉絲團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