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精彩封面】生生世世桃花藏:夢迴林芝.波密

這裡不是煙雨江南,落花流水的風情卻勝似蘇杭;這裡沒有鳶飛草長的春睏,有的只是空靈的江溪、鮮美的芳甸、蓊鬱的林野,以及桃花和雪山共存千年而不悖的:終極香巴拉。

花憶前身:預約一場高原之春

誰言雪域沒有春天?走進林芝、波密,桃花朵朵開的地方,必然也是心花怒放之處!

地處西藏東南隅、平均海拔約三千公尺的林芝,在藏語中本意為「太陽寶座」。受北高南低的地勢走向影響,每年來自印度洋的暖流得以長驅直入,順著雅魯藏布江大峽谷吹拂而上,並與北方寒流於念青唐古拉山脈東段交會、駐留,除卻定時延來滂沛的水氣,更造就了本地兼容並蓄的氣候特色:從熱帶、溫帶到寒帶,多樣化的氣候區塊分別對應不同的植物生長群相,而每年的三月下旬至四月中下旬,林芝則將進入「滿山桃花、一枝獨秀」的鼎盛期。

有別於江南地方粉妝玉琢的小橋流水景觀,雪峰、冰川和峽谷盤結縷錯的地勢,才是藏東高原的本色,這裡的風光不僅兼具深秀與雄渾之美,就連盛產的桃花品種,也和蘇、杭等魚米之鄉「春映鷓鴣天」的碧桃判然相殊──野桃花。

在植物學分類上,林芝、波密一帶分布的桃樹品種以薔薇科屬的「光核桃」為主;作為中國本土的特有種,光核桃或名西藏桃、毛桃、野桃,主要生長於西藏、雲南和川西,海拔高度在兩千至三千五百公尺的雜木林邊坡及崖谷地間。

不若碧桃的嫵媚玲瓏,光核桃軀幹高大、恣縱,彷彿逕自從歲月風霜間破土而生,虯結的枒槎盡朝八方僨張著,花朵卻生得細密精緻,每逢春回時節便不聞下文地豔開著。

迤邐過高崗與深壑,從粉紅、緋紅到嫣紅、絳紅,遍地開花的桃樹更與銀妝素裹的高冷雪峰、靜水深流的湖潭以及藏寨村舍彼此襯托,遠遠近近,一抹抹冷暖色調肆無忌憚地竄上落下,乍見彷彿衝突,其實是造化運行了億萬年才錘鍊出來的諧美。無怪乎,許多初次踏上藏東賞桃之旅的遊人,總忍不住要出言禮讚:「自然就是美。」而數大,更是美!

只為一次無憾的春天

「我很久之前,曾在一期地理雜誌上看到關於墨脫的介紹。……在古時候它被稱作『白瑪崗』,意思是隱秘的蓮花聖地。大藏經《甘珠爾》稱之為『佛之淨土白瑪崗,殊勝之中最殊勝』。它是被嚮往的神秘聖潔之地。」暢銷作家安妮寶貝(慶山)在小說《蓮花》中,藉由一趟幽隱的尋人之旅,帶出「墨脫」這處神秘的所在。

作為全中國最後一個通公路的縣城,過去罕為人所知的墨脫,同樣坐落於藏東、雅魯藏布江大峽谷蜿蜒的縠帶間。和荒遠遼闊的阿里、那曲相較,藏東地區的海拔高度相對較低緩,然而在「平易近人」的表相底下,除卻墨脫,許多絕世珍景依稀摺藏在氤氳的綠意深處,等待來客躬身探勘:措木及日、來古冰川、魯朗林海……透過桃花沿路報信,方知「秘境」不必然總是霧鎖雲埋,只要眼前的風景足以滌濾性靈,帶給觀者電光石火般的啟悟,那麼結廬人境亦可以成就桃源。

Facebook
馬上按讚加入Yahoo奇摩旅遊粉絲團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