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精彩封面】高山流水,千里姻緣:帝后桃花

一談起西藏的王權統治,不少人腦海中會立刻浮現出松贊干布的名字,以及與之共結連理的大唐文成公主;然而,這段將近一千四百年前的跨族婚姻,究竟還留下什麼待解的謎團呢?

他鄉作故鄉:異國公主的文化苦旅

放眼世界歷史,自古以來異邦王室間彼此嫁女通婚、藉以達成策略同盟、鞏固政治勢力的情況所在多有,中國也不例外。據崔明《中國古代和親史》統計,光是清太祖天命初至乾隆年間,下嫁至外藩蒙古的格格、郡主乃至於鄉君等,就超過七十人──一時一地的數量尚且如此,遑論歷朝歷代積累下來的「和親」名單該有多麼驚人!

然而,在這群面目模糊的眾家女性當中,能如同「昭君出塞」般名留汗青、且深為普羅大眾所敬仰者,恐怕當推開啟漢、藏文化交流之先河的唐朝宗室女文成公主了。

依照新、舊兩唐書等正史資料記載,藏王松贊干布於唐貞觀八年(西元六三四年)首度遣使至大唐請求通婚,卻遭唐太宗拒絕,此事因而暫告擱延。期間松贊干布持續征戰四方,「率羊同共擊吐谷渾,吐谷渾不能亢」、「又攻党項、白蘭羌,破之」,展現出傲人的軍事實力,令中原宮廷不得不對吐番王朝刮目相看,直到貞觀十五年,宗室之女文成公主在江夏郡王李道宗的持節護送下,前往吐番履行和親之務,藏王這樁懸宕多年的心願才算真正了卻。

歸本溯源,松贊干布之所以亟欲迎娶大唐公主,想來並非出於貪慕兒女私情,毋寧是為了藉此證明其國力已足以和突厥、吐谷渾等國家分庭抗禮;與此同時,後世之人亦很難以從既有的文獻資料推敲文成公主入藏以後,是否真的「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因為相關的婚戀及家庭生活敘述甚為稀缺,敦煌出土的《吐番大事紀年》甚至煞有介事地言明,這對唐、番夫妻實際上僅在一起生活了三年⋯⋯不過,儘管聚少離多,《新唐書》中仍翔實呈現文成公主(及其象徵的大唐文明)為藏地帶來的種種轉變,無論是藏王本身「自褫氈罽,襲紈綃,為華風」,在物質層面朝東土的規制靠攏,或者後續「遣諸豪子弟入國學,習《詩》、《書》」,進一步汲取漢家思想之精華,都在在顯示這場別開生面的漢、藏聯姻,確實促進了異族與異邦文化的多元交流。

無論如何,現在提起「文成公主」,總不免要側重她在雪域發展史上超凡入聖的重要地位──當年銜御旨離開故鄉、肩負家國大任的少女,或許也曾在背地裡慨嘆命運的乖舛、嗟怨過造化的無道,可是她的「贊蒙」身分,如度母般慈悲而堅毅的形象,千百年來卻透過詩歌、戲劇反覆的提煉,乃至於宗教的昇華,獲得了永生。

Facebook
馬上按讚加入Yahoo奇摩旅遊粉絲團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