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野公園賞櫻紀行 | 東京

【 作者: 莉莉張 】

上野公園的櫻花是一座飄香的淺海,我喜歡它淡淡的粉色,不艷麗得紅、也不造作得白,好像總是靜靜看著世界,並悉心守護每個櫻花下的小願望。春去,直到花瓣紛落腳邊,我們拾起、看天,感嘆多少時光已成灰。

明年再一起賞櫻,好嗎?
_______

本篇想簡單分享當日上野公園賞櫻紀行,如果生命中有那麼一些畫面是想起就感到愉悅、滿足與安心,那麼上野公園滿開的櫻花肯定是其中之一。

我不是忠誠的追櫻者,賞花不比睡眠更令我提起興致,但母親大人想看花,這遠較任何理由偉大得多,於是我們早晨便前往人潮鼎沸的上野公園,撲向浩瀚的櫻花之海。

浪漫其實不足以形容懷抱裡滿溢的花林,我從沒想過的是,原來櫻花盛開真的會帶來幸福感。每株櫻花姿態不同,有的延伸向天、有的委婉半垂、有的斜倚屋簷、有的穿越石縫,茂密的花海非常震撼,而那股震撼是伴著濃濃暖意的,就像印象裡的春天總是盎然,櫻花樹下的人好像總不自覺感到快樂。

遊人如織,整座公園每一個角落都在讚嘆櫻花之美,上班族、觀光客最多,學生可能因為非假日吧,青春制服沒見幾套,也因此特別吸引我停下腳步,偷偷猜想眼前這對櫻花樹下的高中小情侶,究竟有著怎樣的故事呢?

她從包包裡,小心翼翼拿出一條細手環,是靛藍與淺藍兩線的編織款,扣環處有一顆金色的小圓球,與她的玫紅搭粉紅款一樣,精緻、可愛而不張揚。她輕抓起男孩的手,然後認認真真得為他繫上那款式一對的手環,她把下巴埋進圍巾裡、眉眼卻藏不住依稀的笑意,在最後扣緊時她使了些力,彷彿深怕手環從他黝黑的腕邊滑落。

他則始終看著女孩的雙眸,縱使她低下頭,他仍對著她那幾乎蓋過前額的瀏海傻笑著,他將另一手插在口袋,雙腳嘗試輕鬆得走步卻顯得有些緊張,僵硬的雙頰藏不住青春的靦腆,他輕晃了晃肩膀,彷彿正思考該如何控制亂撞的小鹿。

接著她抬起頭、放下他那已繫上手環的左手,再轉了下自己戴著同款手鏈的右手,快速藏到身後,與他的雙眼對視,然後又馬上低下頭,雙頰瞬間被害羞染上紅潤,與俏皮的虎牙一起,一瞬間,全化作漫畫裡滿格的粉紅泡泡。

戀愛的人總是可愛的,因為在情人眼裡,對方的一切都是愛的意象,櫻花很美,但此時不過是他倆的襯托,這樣幸福微笑而確切,讓人心甘情願被深深感染。

上野公園內的攤販多元,有賣著白胖胖丸子、也有寫著櫻花季限定的各種商品,媽媽比少女還少女的一點,或許就是對於「限定」毫無抵抗力可言,於是我們買了盒簡單小巧的壽司便當,在風裡、在人群裡、在花海裡,以笑容迎向天際。

突然,一陣歡快的笑聲從後方傳來,原來是西裝筆挺的上班族正飲著啤酒談天。我很喜歡櫻花季傳遞的氛圍,讓人相聚、也讓人靠近,此時此刻,一切都不可能重來,友情或許就如花瓣,抓得太牢會擰碎、放任於指尖卻容易轉瞬飛逝,我想起很多生活裡大大小小、深深淺淺的關係,相遇,即是有緣吧。

兩旁的燈籠搖曳著,與孩子手上的風車一同旋轉,我舉起相機卻又放下,想用雙眼紀錄下這些委婉遞送的幸福。上野公園的櫻花好美,正是盛開的好時候,放下心思、擱下煩惱,最純粹的幸福不過是抬起頭感受陽光和煦,把時間散漫得悠遠而綿長。 ... 【繼續閱讀】

原文作者:莉莉張
經背包客棧授權轉載於 Yahoo

Facebook
馬上按讚加入Yahoo奇摩旅遊粉絲團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