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語蒼天,愛在來世-以色列耶路薩冷之 西牆、伍麥亞王宮和棉花市場。

風塵僕僕一大早趕著從約旦安曼坐車到隔壁以色列去,飯店人員幫叫了計程車,一會兒就到Abdali Jett Bus 的辦公室,難得一大早就開門,買了小巴的票,順利往胡笙國王橋去了,同車還有在邊境上班的人一起,到了邊關,拿了護照和行李就進去辦公室填離境單,繳錢,可能太早,並沒有等很久,出來後,往另一邊搭另一輛巴士,因為我是買到耶路薩冷的車費,並不是從關卡才出發的,所以給看車票就不用再付錢。

Words written in the Stars,as sending Love to next life,

West Wall,Umayyad Palace,and Cotton Market,Jerusalem,Israel.

沿途好荒涼,一片黃土,還有防禦工事,過一會才會到以色列的海關,大概我選的日子太好,不覺得人很多,海關人員一副歡迎光臨的樣子,笑個屁,一定有詐,通關人員查驗我護照,手就打呀打鍵盤,然後...開始聊天!!

"你爸爸是做什麼的?"

"什麼?",我因為他不期然的問題被愣住。

"我爸死很久了耶!"

"那你是做什麼的?"

我開始覺得他不太正經,根本就是很敷衍的亂問,到底手在下面是在幹什麼?

會不會在說我的壞話?過了一會兒,忽然喊了一聲"嘩啦~",原來在邊打我的入境簽證,邊等印表機印出來,挖咧!

拿了小小入境簽證單,就照指示出關了,這一個海關根本就沒什麼好逛,感覺有點失望,外面有餐廳,找了一下,找到巴士,還有換匯的小小地方,先換了一點點,等到市區再換,終於到達,找了計程車載到飯店,司機聊天卻說了個重點,這裡物價很貴哪!

我預計停留4-5天,由於耶路薩冷歷史太過悠久, 古城區物價又貴,幾乎是台灣的3倍,我決定捨棄新開發的市區,專心攻舊城區,讓錢花在刀口上,所以即使舊城附近的飯店比青年旅館貴很多,為了能步行就到,我也只好給它開下去,飯店本身也是古蹟,一下子,通體感覺是在另一個國度。

舊城區並沒有想像的大,然而一轉角、一巷弄、一土一磚,皆是歷史的遺跡,這日該是造訪聖殿山的日子,一時還找不到路,看著Google Map走入棉花市場,這邊的市場幾乎都是阿拉伯人的雜貨,人擠人的,舊城區的老舊店面並不便宜,賣這個要幹嘛呢?但是卻很有舊時味道,一直走到盡頭才被持槍軍人擋住,要我回到西牆那邊過去,反正我也不喜歡購物。

走到西牆後,臨時搭建的通道今天沒開,因為聖殿山開放時間還得視狀況而定,如果巴勒斯坦人最近比較緊張,氣氛不好,開放時間就會縮,或是乾脆關起來。

然而今天天氣超好的,西牆前面一堆人,洗手台有人給了我一頂猶太人帽子-基帕,男女是分開的。

古西牆是歷代戰爭後僅存的牆面,因為耶路薩冷在歷史上被屠城了2次,身歷其境走在城內巷道,想起當時危及情況,都會覺得當時的人慘不忍睹,有些人是活活餓到把自己小孩吃了(羅馬士兵攻破城後,找到城內知名的女富豪,只見女富豪眼神呆滯,手抓著一件物品,待近一看,原來是一顆小孩的人頭,後來羅馬士兵在豪宅裡面找到了吃剩的十一、二歲的小孩殘軀...耶路薩冷三千年)。

近代2戰猶太人又經歷差點滅族的命運,西牆給了大家一個祈禱緬懷的場所,我看著當地人站在牆前默禱一會兒,有時還隱隱然聽到嗚咽的聲音,細細絲絲飄散在空中,我應該是聽錯了吧?

就往左手邊的猶太教祈禱區去,沒有人擋住我,我就不管了,就直直闖進去,裡面好像沿著西牆建的巨大防空洞,後來改裝成圖書館喔,在那裡,我遇到了從南非來的Andy。

看著許多人自行在各角落或椅上默念經文,有些人前後擺動進入冥想,這種禪定的功夫,跟土耳其的旋轉舞Sema有異曲同工之妙,忽然有人叫住我,一個年輕人跑來找我聊天,才開口說了2句,我就知道他想幹什麼,他來跟我傳教呢,這種我在台灣的摩門教已經領教太多,我說我已經返依佛教,而且有正式受教,雖然也接受其他教派,但是不方便換個宗教,他還不死心,那我只好跟他開聊了。

Andy是準教士,由南非來這裡已經很多年了,有專門的老師教授課程,

我就問了,"南非很遠呢!有家人嗎?"

Andy說父母都在。

"那你是常回去,是嗎?"

"沒有,必需師傅同意才可以,很久以前有回去過一次,還是老樣子,沒甚麼意思。"

這時,我意會出來他的意思了,他已經出家,要回俗世,要師傅同意。

"那他們還好嗎?"

Andy ,"他們年紀都大了,我也很想他們。"

我問:那幹嘛不請假回去看看?

Andy:"要問師父放不放人。"

這時我在想要不要多事一下,算了,就直說了吧,我告訴Andy,"你若有心學習,努力遲早會升等的,但是人世間有些事無法等,你父母年紀大,只怕等不及,跟師父請個假吧,相信神也會諒解的。"

Andy遲疑了,一時無法回答我,我在想我不會是把人家心志動搖了吧,我還滿危險的。

"怎樣?"我追問著。

Andy最後還是吐出說還是要問師父才行。

我想我都已經做了,就下手到底吧。

我又跟著進了讒言,"Andy,你認為神活得久,還是你父母會活得比較久?"

Andy當然答是神活得比較久,"既然神永遠在,我相信祂不會在乎你不在的短短幾個月時間,若神對你的慈愛在,你再回來不就好了,但是你父母可是無法等很久,神也會這樣說的。"

Andy忽然反問,"你是神嗎?",我說當然不是,雖然很想唬爛一下,但太扯了,等一下他搞不好對我驅魔,我就GG了,看來被識破了,被質疑假借神的嘴說話,反正,Andy說還是要問一下師傅,我說,那就這樣吧。

說完,想說我也休息夠了,是該跟Andy告別了。

出來後,陽光依然耀眼,2千多年的岩塊,反光下顆顆純白,一片白茫茫,如在永晝的世界。

人世間的愛,若不能及時,那只能寄語蒼天,勉強不得的愛,也許只能送愛於來世了,

那麼我能說的,只剩祝福了。

看著另一邊被圍牆隔起來的伍麥亞王宮遺址,我忽然感到很高興可以離開這面沉重的牆面,回到入口,繞過去,滿目看似亂石的考古場地,千年前的王宮花園卻整理得乾淨整齊。

西牆是一直延伸一百多公尺到這旁邊的牆面,古時候這一條是商業大街呢,兩旁有各式各樣的商家,抬頭一看有一個像是被封起來的大門,可是在3、4樓高呢,看著解說標誌,忽然想起來,是跟在大衛塔博物館看到的希律王所建的二代聖殿山的大門,古時有石階,可以直通上面的聖殿廣場,現在樓梯也沒了,只剩一些些,這就是知名的Robinson's Arch,以第一個確認的美國學者的名字命名。

轉個角進入了伍麥亞王宮花園,王朝是後來第一個阿拉伯王國的前身,登上遺留的城牆,這裡可以居高看到四周著名景觀,包含了橄欖山、錫安山等等。

沿著王宮僅剩的牆面散步一周,牆外就是大馬路,

站在高牆遠望壯闊的景色,

此時,眼裡碧藍天空的陽光閃耀著,

卻起風了...

~ END ~


Facebook
馬上按讚加入Yahoo奇摩旅遊粉絲團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