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北漂淪記】騎行西藏藏北高原(第1—3天)

在我與老七背著簡單的行囊推門離家那一刻起,此次阿裏中線(也名“一措再措”)的旅途正式拉開帷幕。出發前已把自行車及帳篷、睡袋、爐具等裝備打包裝箱,通過物流發往拉薩,在此感謝痞氣基佬提供的運輸幫助。來到四川成都雙流航站樓前準備找家旅店落腳,正好有位大姐在此拉客,一陣討價還價後上了一輛麵包車。十多分鐘後我們被帶到隱藏在居民區裏的一家小旅店,雖說條件一般,但包含了一大早的送機服務,圖個方便也就在此住下了。

這片破落的社區周邊有幾所學校,鄰街的店鋪商賈林立車水馬龍,旁晚十分穿梭在摩肩接踵的街頭東張西望尋吃飯的地,最後走進了一家葷豆花小火鍋。一人喝了三兩老闆自家泡的櫻桃酒,酒足飯飽後回到小旅館,沉默不語的老七站在窗前看著窗外高樓林立霓虹閃爍的城市,孩子多看幾眼吧,再過幾天就只能面朝黃土背向天鳥。

次日淩晨五點半就被旅館小妹的電話叫醒,燒水吃了一頓下麵,呸!呸!呸!說錯了,應該是泡麵,下樓後直接被拉到T2航站樓門口,列印好登機牌在凳子上瓜坐了近兩小時,慢吞吞的過完安檢下到一樓去候機。八點多登上東航的灰機,吃完早餐耷拉著腦袋一直睡到了拉薩貢嘎機場上空,十點半準時落地後坐上機場大巴,半小時後到達闊別已久的聖城拉薩。

下車後肚子餓的咕咕叫,在布達拉宮附近找了一家速食店,胡亂吃了一點東西,打車到北郊汽車站附近,找到藏匿在一社區裏的溪語客棧。客棧由民居改建而成,院子裏搭建了一個陽光房,裏邊擺放了幾張條桌和一些小沙發,靠牆的櫃子上整齊的碼放著不少與旅行有關的書籍,院子裏種了許多色彩繽紛的格桑花以及一些叫不上名字的植物,恬靜清幽的環境,讓人有種想留下來常住的衝動。

客棧老闆娘是四川遂寧人士,古道熱腸的她在我們還未來到拉薩前,就已無私的幫助我們,開車去火車站取自行車和裝備,提前購買好前往阿裏的汽車票,為我們免除了後顧之憂。開了一個三人間躺在床上開始和這次阿裏中線的另一個隊友聯繫,與阿超相識於一個藏北交流群,由於之前相約的騎友因事不能如約而至,七月底決定加入我們騎行阿裏中線。昨日他就來到拉薩通過青旅介紹辦證,今日中午才終於把邊防證的事搞定,約摸等了不到一小時,風華正茂的阿超騎著車風塵僕僕的來到溪語旅社。剛放下行李他又急匆匆的出去尋花問柳,不好意思說錯了,應該是尋醫問診,原來是嗓子發炎引起咳嗽等症狀,輸液吃藥治療了半個月,好像感覺還有些不順暢。

在旅館苦等阿超也不是辦法,畢竟還需要去買一些路上煮飯的氣罐,雖然是油氣兩用爐,感覺用氣始終要方便許多,於是乎我和老七就散著步朝著布達拉宮方向走去。逛了幾家戶外店都沒尋著氣罐的蹤影,最後在商場裏某品牌專櫃詢問得知有這玩意售賣,由於西藏地區對於此類易燃易爆品管控較為嚴格,剛開始售貨小妹支支吾吾詢問了老半天,也不敢直接賣給我們。最終老實敦厚的我拍著胸口保證被查到後絕不透露售賣方的資訊,終於有人能懂得我的一腔真情,以80元一罐的價格買到三個大號的高山氣罐。

此處離著名的大昭寺不遠,於是信步來到寺廟前,在拉薩只要進入稍大的景點都必須刷身份證過安檢口,我拎著氣罐只能在門口傻坐了,在天擦黑時,輸完液的阿超前來與之匯合,三人在小巷子裏找了一家川菜館,點了幾個較為清淡的家常菜。

此次騎行藏北的各路美男子都已到齊,隊伍集結完畢,我和老七各自開了一瓶白酒和啤酒助興,平日在家經常會和朋友們小酌幾杯的阿超由於嗓子不舒服,表示在到達措勤縣之前都不會喝酒,今晚只能以茶代酒意思意思了。酒足飯飽打車回到溪語客棧,三人都去了個熱水澡,之後的日子洗澡將成極為不易之事,舒服的洗完澡,阿超為了顯得正式得體,還特意在洗臉間花了半天功夫吹了一個明星髮型,睡在中間的我,無意中瞥見阿超用呆滯的眼神盯著老七滾圓的屁股看得出神,我默默地和他換了鋪位,深藏功與名。明天我們將登上開往阿裏的長途汽車,長達24個小時的車程該如何渡過。

睜開惺忪的睡眼,刺眼的陽光穿過窗簾的縫隙射入屋內,照射在老七的床頭形成一束金色的光柱,光束裏千萬粒微塵在其間飛舞跳躍自在逍遙。時候不早了,叫醒了隔壁床屁股朝天趴著睡覺的老七,這睡覺的姿勢感覺怪怪的,看來昨晚他倆之間的那場腥風血雨的惡戰,面對阿超上億大軍的進攻,老七英勇頑強不怕犧牲誓死抵抗,然而敵我雙方兵力懸殊實在太大,韓信再世也回天乏術,丟盔棄甲的老七股傷又復發了吧?此刻勤勞的阿超早已不見蹤影,打著輸液的幌子跑去醫院見哪位年輕漂亮的醫生去鳥,後來得知醫生一共給他開了600多塊錢治療嗓子的藥。我和老七在社區外吃了一碗熱騰騰的牛肉麵,回到客棧一道坐著老闆的順風車來到北郊汽車站,由於老闆就在汽車站上班,我們的自行車和裝備這些天也一直免費寄存在院子裏的倉庫之中,省去了來回搬運的麻煩,昨日買的氣罐連人一起繞過安檢來到站內停車場。

今日一共有三輛開往阿裏的班車,司機大哥臨近發車點才慢吞吞的出現,班車核定載客也就20多人,中型客車行李艙塞滿行李貨物後一輛自行車也放不進去。司機獅子大開口表示一臺車要收取200塊錢的拖運費,也沒討價還價的餘地,出門在外也只能吞聲忍淚獨自委屈了。三輛車相互重疊被捆綁在光禿禿的車頂,接近十一點三臺車同時啟動出站,一路向西朝著荒涼的藏北進發。

班車沿國道318線經曲水、尼木、仁布三縣,於下午六點到達日喀則市,司機在郊區路邊的小飯館停車,盒飯40塊錢每人,速食麵十塊一碗,有飯就吃飯吧,雖然貴了一些,比吃泡麵強許多吧,畢竟還得在車上熬一大晚上呢。收銀臺哪位婀娜的藏族姑娘姿色還不錯,老七埋頭吃著盒飯,不時抬起頭悄悄地朝著別人瞟,完全不顧及此刻正對著他瞪眼怒視的阿超,吃完飯休息片刻後上車繼續往西,在離開拉孜縣不久駛離318國道進入219國道,八點半天色暗了下來,看著前排的老七在阿超的懷裏安靜地睡著了,忐忑不安驚魂未定的我,內心頃刻間也平復下來,瑪德,嚇屎我了,還好沒找勞資搞基,逃過一劫,好變態,這些死玻璃!

淩晨二點班車再次熄火停車,縮著頭冒著凜冽的寒風下車撒尿,準備進早餐店再次充饑,老七一副苦瓜臉對我說胃不舒服不想吃,讓阿超和我一同去吃早飯。邁進飯館老闆娘就用濃厚的重慶口音對客人說,班車在明天中午之前不會停車吃飯,要填飽肚子的先交錢再用餐,要麼稀飯包子饅頭雞蛋,要麼一碗麵條,價格都一樣25塊錢一個人。阿超一聽價格突然就說不吃了,其實這個價格在物資匱乏的藏區來說已經很公道了,況且還是專線車指定的路邊餐館。阿超扭頭走後,經過幾秒的考慮,我也決定不吃算了,因為害怕半路突然內急,忍一忍到了目的地塔爾欽再說吧。

發車不久又進入一處武警邊防檢查站,依舊是交出身份證、邊防證,拉薩到阿裏這一路上,經過了十多個縣,進入另一個縣境內肯定會有檢查站,公安系統的檢查站檢查身份證,武警部隊的檢查站還得加個邊防證。班車剛準備出發,上來一位冷的瑟瑟發抖的中年大叔,原來他在阿裏打工,昨天坐車去拉薩,準備回家探親,結果到了檢查站因為邊防證過期被扣留,在沒有取暖設施的小屋裏呆了大半夜,只能返回阿裏去公安局想辦法,但願明早十點半班車能準時到達塔爾欽吧!

中國相關內容

Facebook
馬上按讚加入Yahoo奇摩旅遊粉絲團
Loading...